“高原雄鹰”胡雄英:援藏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1-05-26 浏览次数:

   胡雄英和藏族群众攀谈,得知一名14岁少年因为眼疾不能上学,非常着急做完化疗仅一个星期他就返回高原工作文/图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温建敏李钢实习生谭洁文很多游客是看到他发的照片后,来到了鲁朗。

   多年来,他以“雄鹰”命名的微信朋友圈,几乎每天发一张西藏林芝的风景美图,其中最多的是鲁朗附近的美景,经过朋友们的转发,悄悄在游客心上“种了草”。 他,就是西藏林芝市鲁朗景区管委会副书记、常务副主任胡雄英。

   在林芝,“雄鹰”是名传奇式援藏干部,传奇之一是连续援藏三次(第一次是企业援藏)共9年,放在全国都罕见;传奇之二是,2017年胡雄英检查出患有甲状腺癌,体内取出了147个肿瘤,47个肿瘤为恶性,他不顾劝阻,做完化疗仅一个星期就返回高原工作。 今年4月,羊城晚报特派记者在鲁朗小镇遇上了这只“高原雄鹰”,并进行了多日的跟随采访。

   结缘企业帮扶来到鲁朗胡雄英和西藏的不解之缘始于他在旅游方面的专业能力。

   2013年,他供职于广东中旅,负责汽车业务。 当时的林芝虽有极优的旅游资源,但旅游市场不成熟,黑车横行。

   胡雄英以企业帮扶的身份来到林芝鲁朗,参与组建旅游客运公司。

   以前从未来过西藏,对这片陌生的土地,他既向往,又紧张。 “来之前我专门看了《藏地密码》那本书,觉得西藏这个地方很神奇。

   ”他率队开了三台中巴,历时一个星期从广州抵达林芝。

   “当时的路况比较差,特别是波密县到鲁朗那一段没通,全是泥巴路,一边是悬崖一边是江水。 每年都有好几辆车掉到那条江里。

   ”三年后,鲁朗国际旅游小镇建成,领导觉得胡雄英既熟悉鲁朗,又懂旅游业,因此动员他留下来参与小镇的运营。 定情让牧民吃好旅游饭要吃好旅游饭,民宿产业就是重要的一环。 鲁朗小镇建成前,镇里只有寥寥十几家民宿,每张床位只卖三四十块钱,供过路的游客休息。

   “我们接手运营以后,提出‘从卖床位转变成卖客房’,从低端向中高端靠拢。 ”为此,胡雄英和其他援藏干部花了不少心思:知名民宿团队来到鲁朗,胡雄英不光请他们口头传授经验,还把他们请到百姓家里,一对一手把手地教学;云南和四川的藏区民宿更加成熟,胡雄英就安排鲁朗村民去这些民宿参观学习;为了提高民宿的整洁度,小镇每年都组织评选“最美家庭庭院”,优胜者有奖金奖励。 在援藏干部们的努力下,鲁朗的民宿数量从10年前的17家增长至2021年的123家;产品不再是一张简单的床位,而是集藏式风情与现代化设施为一体的优质体验。 旅游旺季时,一间客房可以卖三到四百块钱,半个月前就被预订一空。

   除了民宿,胡雄英考虑最多的是如果让更多的牧民从旅游中获利,提高家庭收入,提升生活质量。 “旅游开发做好了,不光是民宿,就算是挖虫草松茸,也能比以前挣更多的钱。

   ”难舍落石路上的探险者2019年,胡雄英援藏满六年。 领导觉得他援藏的时间太久了,劝他别留了。 但是胡雄英觉得,如果他这批援藏干部都走了,新来的援藏干部不熟悉鲁朗的情况,规划推进的效率肯定会打折扣。

   作为曾经的旅游从业者,他看到了鲁朗小镇旅游业目前最大的短板:风景虽美,但小镇的旅游项目不够丰富,游客往往住了一晚甚至不住就走了。

   如何丰富游客的体验,让游客从留一晚,到留两晚,甚至是长时间地留在小镇?胡雄英观察到留在鲁朗过夜的游客中,自驾游客的占比将近50%,但是鲁朗缺乏吸引他们的游玩项目。 于是,胡雄英想开发一条越野自驾线路。

   这条线路长达85公里,与318国道并行,经过森林、草场和湖泊,海拔落差达1700米;自驾游客想要的,它都有。 为了研究路线,他经常在上午把工作忙完,下午就自己开车把这条路走一趟。 这条路的路况不好,他每次都要颠簸六个多小时才能往返一次。

   今年4月22日,胡雄英邀请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一起考察这条线路。

   这条线路在老东久村和鲁朗之间,风景绝美,但路上险情不断,经常遇到落石和塌方,而这正是胡雄英最迫切要解决的,如何既看到最美的风景,又能最大程度保证游客的安全。 下午3时左右,一个桌子大小的落石横在路中间,两台车七八个人用圆木杠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搬开。

   等一行人回到鲁朗小镇,已经晚上9点多了。 而这样的经历对胡雄英来说是家常便饭,2020年8月份以来,他在这条路上走了至少15次。

   感恩为西藏做什么都应该一谈起鲁朗,胡雄英神采奕奕,很难让人想起他曾是一名癌症患者。

   2017年2月初,他回到广州检查身体,做颈部B超时,医生察觉到异常,这次B超做了整整40分钟。

   进一步检查后,医生告诉胡雄英,他得了甲状腺癌,颈部的肿瘤较多,必须做手术清除。 害怕耽误工作,胡雄英请医生安排最快的手术,这样他就能在二月底按时赶回鲁朗。

   谈起这段经历时,胡雄英语气轻松,但这个手术做了将近8个小时。 医生从他体内取出了147个肿瘤,47个肿瘤为恶性。

   做完手术后,胡雄英还要做化疗。 虽然人躺在医院里,但他的心早已飘回了高原。 “当时是鲁朗小镇开业的关键时期,所有商户入驻。 我觉得他们在高原上面忙死忙活,我躺在医院里面,这像啥?”于是,做完化疗仅一个星期,胡雄英不顾医生和领导的劝阻,自己买了机票回到高原。 对于这段抗癌经历,胡雄英没有任何抱怨,反而感恩:“我真的觉得是援藏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所以我一直觉得我为西藏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